微澜

nai elen siluva iyenna

愿星光闪耀于我们相见之时

住校。咸鱼经常不在线上。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啷当响。”

“永远不会太晚。”
读完这本书了,发现其实也算是一个心灵鸡汤吧。书里最触动我的就是这句话:永远不会太晚。书评懒得写了,反正我觉得Sam是个好姑娘。

Ryuichi Sakamoto.♡

高杉晋助。

我曾经也想要一了百了,可是遇到了让我犹豫的人啊。

她说,你太过相信自己的眼睛。
——什么?
“有时候人自身所看见的并非是真实。”她皱了皱眉,斟酌着开口,“不。倒不如说,不是真实的全部。”
我不太明白。
她又说,你总有一天会明白。当误会一触即发,当矛盾不可调和,当你所有的正当解释尽数沦为辩解的借口。
是…这样吗?我嗫嚅着:“所以,是我错了…吗?”
她笑了,发出银铃般的声响:“不,又不是这样。这世上从来也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唔…”
这时她说,你总有一天会明白。
这样啊。
“所以在这之前,小小的船夫哟。在你上岸到达安全的地方之前,好好注意航道上的暗礁与漩涡吧。”
在她像来时那般悄无声息地离开时。
她或许是不死的巫女,我想。

听说要表白我不要脸地改了一下题目

啊。现在是八月二十三号。19:40分开始打的东西。又长又臭又乱。 我现在在听的歌呢,是《この目蓋の奥に》。我敢保证未来的很多年以后,我听到这首歌都会有想哭的冲动。

该说什么呢?不出意外今年银魂怕是真的要完结了,漫画和动画一起。现在想起来我陪着它走了有些年头了,小学很喜欢星空频道来着,那个时候邂逅了银魂,还记得是国语配音,台版的。然后跟着看了几天等不下去了在土豆搜到了动画,当时有265话。银魂是我看的第二部动漫,第一部是很少女的守护甜心。那个暑假没有作业啊,很漫长很漫长,我就把银魂看了两遍。那个时候动画很日常,(漫画也很日常只是当时并没有看)比较热血的篇章也没有很多,现在还记得的一些就是三叶篇,吉原炎上篇,红樱篇,蜘蛛篇(月咏和师傅是独立于吉原篇的吧,师傅叫地雷亚?),一国倾城篇。真的,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非常快乐,我看得非常快乐。片头片尾预告甚至是偶尔的回顾一分钟也不愿意错过。真的太美好了吧,那个时候大概是这么想的,我想成为歌舞伎町的一份子,想要邂逅万事屋。对银魂的爱从来没有改变过。

记得初一的时候周末留宿自习,隔壁班男生来我们班找同学,刚好看见我点开了音乐软件,放着一首银魂的主题曲。他有点兴奋地问我:你也看银魂啊?我当时真的很激动,快要跳起来了吧,我说:你也看吗?!我超喜欢!然后点开音乐界面,当时里面就几十首歌吧(上了初中才有了智能机),银魂的歌占大半,他就笑,说怎么那么多歌,女孩子喜欢看挺新奇。我现在认识了一些女孩子,发现明明看银魂的有很多女孩子嘛!

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了这些年,去年的时候空知猩猩还口口声声说着什么“永远的万事屋”没有骗我们啦,真的要完结啦云云。当时想想在这之前猩猩也骗我们好几次,所谓完结篇后来也证实是假的。但是现在兜兜转转,从将军德川茂茂之死开始,银魂就不再正儿八经地搞笑吐槽日常,而是真的正儿八经地搞起了热血了,我当时懵了:小将……真的死了吗?怎么能死呢?可他真的死了。而且将军篇银时和晋助他们之间大战一场,我真的很心疼,哭了。难受。《この目蓋の奥に》动画里虽然一到回忆就会用上来,但是翻译过来就是“映在眼里的深处”(大概是这个意思。渣翻见谅。),所以就觉得这首歌配晋助是最契合的吧?就如晋助说的那句“我的左眼最后看见的是……那个人(银时)的脸”这个时候晋助还没有完全洗白,其实我觉得他根本没黑过。然后自己因为一句“原来我还没有被逐出师门啊…”哭了好久,这个时候我突然弄明白自己对银时和矮衫的态度。如果坂田银时是我的太阳的话,那么高杉晋助就是我的月亮,有时候甚至是比太阳还要亮得生辉的月亮。
再见了真选组篇差点以为近藤猩猩要领饭盒了!佐佐木异三郎之死,总算让信女完全醒悟过来(变得更有血有肉),然后就是理所当然地解释了虚啦引出江华啦,顺便一提晋助还在当睡美人啦。夜兔兄妹之战后笨蛋一家总算和好了,不容易。
接下来就是动画里的十年那一集,三百二十几集来着?矮衫高冷的形象崩塌对辰马吐痰那段我乐得倒回去看了好几回,就算只是一瞬也终于变回“单纯的坏小子”。joy4旳羁绊让我很感动,虽然除了辰马另外三个特别傲娇别扭,但是他们身上有共同的东西存在,他们内心里彼此承认,重新成为了朋友呢,所以“旧友与新朋”交接那一段joy3把银时托付给新八和定春,那一刻他们总算能够不那么别扭地说出来了呢,“我们这些旧友,就把他托付给你了。”
所以啊,就像辰马想要传达的那样吧,大家其实心里都是那句话:“别死啊,挚友。”

时隔一年我补了漫画,看到人斩万齐死了,看到又子对矮衫的死心塌地,看到鬼兵队对矮衫的感情,看到在他们的回忆里矮衫那一抹笑容,我发现其实他有些地方没有改变呢,就像小时候那样,是个单纯的坏小子。 接下来怕是有更多的人离去吧。这样严肃的篇章持续了那么久,大家其实都很伤感。就算空知猩猩先前说着“杉田君的头发没有掉光那么银他妈就不会完结”,现在我们也不会相信了吧?况且银魂这次,真的进入了最终章了呢。
有人说银魂变了,从开始将军篇的时候就变了。但是依我看这些变化应该是不可避免的。空知老师难道就一直只画日常和小篇幅热血了吗?或许这样可以更好地保住银魂和别的漫画不一样的某些东西,可是要做到这样很困难吧。因为其实在国内能够买正版漫画正版周边的人并不多,岛国那边我是不清楚,支持一个漫画总不能只买盗版或只是口头说说。而且,空知老师那边啊,可是大人的世界啊。 它总有一天会完结,就像是过去我也以为火影不会完结,死神不会完结一样,以后就连海贼王也会完结。总觉得,在这最终章的最后,大家虽然有所牺牲,但一定会以重新回归日常收尾。最近的几话漫画,我发现他们诸位多次说出一个词——“普通的人”,特别是晋助主场的那一段,看着他们就算流血受伤身体疲惫也不放弃觉得很感动。所以那种“就算是小人物(普通的人)也能顽强漂亮地生活在世界上”的励志其实没有消失啊。其实这样就足够了不是吗。我的节操掉光啦,不能再挽留银他妈啦,那我陪你们走到最后一天吧,走到最后一话吧。

坂田银时是我心中不败的王者,银魂是我心中不可撼动的存在。纵使时过境迁,也有什么东西一定不会改变,未来的未来我怕是还会一篇一篇漫画地看,一集一集地动画去回忆,因为我不愿意忘记一丝一毫。它不是什么别的东西啊,这是银色的灵魂,是信仰啊。它曾在我最难熬的时候陪我度过一个又一个春秋,它曾一度屹立在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现在也是。我不知道这部漫画还会打着“连载中”多久,我只知道,它在我心里,永远永远也不会完结。它是永远的万事屋,那里有着永远的歌舞伎町。有会颓废至极扣着鼻屎耷拉着红色死鱼眼的银发卷毛草莓牛奶甜食痴汉,有自称“歌舞伎町女王”喜欢醋昆布吃起饭来毫无淑女形象满嘴挂着“阿鲁”口头禅的夜兔萝莉,有沉迷于寺门通无法自拔本体是一副眼镜的吐槽狂少年,它有的,就是能让人捧腹大笑的日常和催人泪下的感动。   
  它不是什么伟大的存在,但于我而言是特别的存在。因为它是銀魂,是万事屋啊。